当前位置: 首页 >热点 >

疫情下真实的美国

来源: 2020-04-08 09:49:09
今天看到武汉解封的消息真是高兴,觉得时间过得好快。然而外人总是觉得时间飞逝,而当事人却觉得度日如年。如今国

今天看到武汉解封的消息真是高兴,觉得时间过得好快。然而外人总是觉得时间飞逝,而当事人却觉得度日如年。如今国内已经陆陆续续开学了,美国却比国内还要严重了。

(图片来自微博陈小桃momo)

对于国内真真假假的报道,我觉得不如一个当地人眼睛看到的现实更为真实,毕竟媒体是xx的口舌。(经历了朋友圈分享被莫须有的举报之后,我写东西就变成这样了,一言不合就打马赛克)。

(我自己确实是这样,天天在家琢磨吃的)

我知道很多人都写过海外家长停课后鸡飞狗跳的日子,但是很少有人从老师的角度写一写停课后的生活变成了什么样子,于是我打算记录一下历史,毕竟我们也是见证过历史的人。

加州的公立中小学基本上从3月16日开始就停课了,跟国内一样转成网课。从最开始的停三周课(4月13日开学),延长到5月4日,再到4月5日学区总监通知本学年都不再开课,一切都在我的预料之中——从最开始我就知道今年暑假前是回不去了。

很多学区都像我们一样,小学都是布置任务,提供网站和资源,让学生自主学习。有一些老师还自主和学生偶尔直播一下,不过都不是强制要求的。为什么不上直播课?大概是因为学业没那么繁重,而且开了直播也没人来听吧……

高中基本上都是要直播上网课的,因为学业比较繁重,要涉及GPA和考大学等问题。前两天洛杉矶学区发出消息说有1/3的高中生没有上网课,是一个巨大的损失。虽然学校给了学生电脑,但是并不是所有人家里都有网。Google声称会为民众提供一些免费热点让大家能上网,那就拭目以待吧。

我们学区在停课之前的周五给每个娃都发了一台笔记本电脑,让他们回家做网课。我教的两个班一共37个娃,一共交作业的不超过10个。而且这10个娃中只有1个娃是基本上每天都交作业的,剩下的都是零零星星交了几次的。

学区特意嘱咐,不要强迫学生交作业,这段时间的作业不要算成绩,不要设置截止日期,不要和家长过度联系给他们造成压力,因为你不知道他们家里现在正在经历什么。

我当时想的是大概就是家长需要在家上班,又要盯着娃上网课,比较不适应,压力比较大吧。毕竟在美国很多家长都是把公立学校当做一个免费日托的,不会像国内家长那样鸡娃。陪娃写作业是个什么东西?我没有听说过。

但是我觉得,即便大多数家长都是这种心态,还是有个别家长是很在意娃的学习的,所以我网课布置的内容并没有只是把学校的在线课程甩给他们,让他们自己跟着学就完了,虽然这样对于我来说是最省事的。

我特意在iChineseReader上找了一些新冠病毒的有声书,还做了相关生词的字卡,让他们听完之后跟我说三个他们学到的新词。如果水平高的,还可以跟我复述一下大概讲了什么。我还录了句型(我听到了三个词,分别是____,____和____。这本书讲得是____。)让他们填空。他们不需要打字,讲出来录下来给我发过来就可以。而且我还特意标注了文章是比平常学的要难的,但是目的并不是要听懂每一个词,因为这是一个泛听练习。

结果转天只有两个娃交了作业,而且没有一个人是按照要求录的作业。但是我还是给家长发讯息,吹了彩虹屁,鼓励他们继续自学中文。

有的华人家长跟我说他们家娃作业都做完了,还有什么可以做的。我查了一下记录,发现他们家儿子一次作业都没交过。我说你再看看,如果觉得太简单,可以读那个新冠的故事。她说小A觉得太难啦。我心想,这项作业主要就是给华裔的孩子布置的,怕他们觉得太简单没有挑战性。但是我回复:如果觉得太难就算了吧,本来学区也是不要求他们做这些网课的。

我想着他们总盯着电脑也不好,就布置了画画的作业,让他们根据汉字的意思设计图,类似这样的,还放了一个汉字起源的视频。

(图片来自https://www.chinesecharacterart.com/book-ii.html)

但是因为他们用的是电脑,也不方便照相上传,我就说家长可以帮忙一下。结果只有三个娃交了作业:一个没有粘贴附件,所以什么也没有;一个只画了一头牛;只有一个娃画的是符合要求的。

后来果真有家长跟我讲娃盯着电脑时间太长眼睛疼,我说那就歇歇吧,别做了。因为我觉得让家长帮忙上传作业应该又会有很多人嫌麻烦吧。

之后我布置了一些唱歌的作业,复习我们学过的中文歌,让他们跟着唱,然后录下来发给我。他们还挺喜欢唱歌的,有娃唱得特别好。我就跟家长说她唱得真好听鸭!麻麻回复我:我特别喜欢你这礼拜的作业!因为娃一次都没有让我帮忙!我马上回复:谢谢您的反馈,我以后争取多布置这样的任务!然后我默默地看了看学区布置的中文阅读理解,要听一个中文故事,还要读中文的题目和选项,来做单选题,我心想:算了吧(ke la dao ba)……

不过还是有一些很暖心的故事,比如有几个娃的家长跟我说:我们家娃很想你,还给我发了照片。我也回复了我抱着咪子的照片,说我也很想你们家娃。不管他们是在家陪娃陪得要疯了很想我还是娃真的很想我,我都挺感动的。

(请你快空投一个老师到我家吧!不需要卷纸、食物和水!)

上周二的时候校长给所有老师开了网络会议,有老师提问,说有的学生搬走了,不仅搬离了洛杉矶,甚至都搬离了加州,电脑怎么才能收回来。我才意识到学区所谓的“你不知道他们家里经历了什么”是什么意思。

咪子的奶奶在视频的时候跟我说过,这次疫情很多人都失业了,可能还不起房贷就要卖房子了。我才联想到我们学校可能很多家长可能连工作都没有了,哪来的心情陪娃写作业?可能明天都吃不上饭,交不上房租,还不上房贷了。赶紧忙着卖房子搬离加州这个房子贵死人的地方。(《美国的学区房也贵得要死吗?》)

我教过的学生里,有家长在星巴克做收银员的,有在小餐馆工作的,如今可能都面临着失业的危险。我除了少布置一点需要家长陪同的作业以外,似乎无能为力?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在家工作也依旧工资照发的。所以开会的时候副校长说了一句“我很庆幸我还有这一份工作,毕竟多少人已经失业了。” 让我觉得那些我们已经习以为常的事情,在很多人眼里实际上是如此弥足珍贵。

停课依旧继续,本周放春假,下周校长安排老师分批回学校拿东西,避免同时太多人在学校。每个老师只给了45分钟的空档,我计划把我教室里的书都拿回来,好好分类整理一下,准备明年的课程。

其实在很多人都觉得恐慌的时候,我却觉得xxx,因为我认为是xxxxxxxxx,这样我可以xxxxxxxx。(玻璃心太多,瞎说大实话只能打码)毕竟除了少出门不给政府添乱以外,好像也没法做太多的事情了。我也没有囤口罩,而且都没有手套和酒精,也没有什么能够捐给医院的。

如果大家感兴趣,我会继续写疫情日记,记录生活中更多的方方面面。请点击右下角“在看”告诉我你是否想看续集~ ( ` )比心

更多干货

关键词:

相关阅读
大家还在看
热词